孙衍超:职业教育并非高等教育最低层次的教育

孙衍超:职业教育并非高等教育最低层次的教育

时间:2020-01-09 12:1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 导读 ]职业教育从我们从事这么多年来,学生需要相当的基础,并不是考不上大学本科的学生才能去到职业教育学院里面去学习,职业教育实际上也不是高等教育剩下的或者是高等教育的第一个层次的教育。

腾讯教育讯 3月2日,由人民政协报 教育在线周刊主办的首届“中国民办教育贡献力并《规划纲要》意见征集座谈会”在北京举行。座谈会在全国“两会”开幕前夕召开,是民办教育界一次“春天的约会”。全国政协副主席、民进中央常务副主席罗富和,全国人大代表、翔宇教育集团董事长王玉芬,全国政协委员、云南省政协副主席罗黎辉,云南省教育厅厅长罗崇敏,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教育厅副厅长李和平等出席了会议。腾讯教育频道作为“特约网络支持”出席活动,并对活动进行了全程报道。以下为参会嘉宾现场发言实录。

孙衍超:全国政协委员、银川科技职业学院院长

大家好,时间关系,我简单说一点,今天是两个主题,一个是民办教育的贡献力,吉利大学做的研究,我觉得够全面,反复论证没有什么太多的意义。规划纲要,昨天晚上才得到,见到一个全本,而且是草草的看了一遍,说实在的谈不上非常深刻的认识,并且提出非常有建设性的意见,但是我觉得有这么几个感想要谈的。

第一、纲要诞生的本身就是一件非常大的喜事。我们搞教育工作这么多年了,实际上是没有一个未来教育发展,规划教育发展和改革教育发展的这么一个东西,现在不管是好还是坏,总是诞生了,我觉得这个是,我已经听到了,和我们好多搞教育的同志一起议论,大家感觉到非常振奋,这是我觉得教育部在两会期间给我们委员代表的一份非常厚的献礼,这是一个感想。

第二、草草的浏览了一遍感觉到非常开放,这次的规划大纲的总体内容反映了一种时代精神,我觉得与时俱进,与我们现在时代发展的脉搏特别贴近。

第三、我觉得涉及的面非常广,而且内容也比较多,我长期以来对民办教育、职业教育还有特殊教育,这些群体确实每年委员都在提,委员都在喊,其实没有人把它统起来放在一个纲要里面做为问题研究,这次我觉得这个提出来讲的非常好,在职业教育这里面有好多经济的垄断,特别是提到把职业教育和高等教育融通,把职业教育和就业教育相衔接等等,我觉得这些都是已经起草大纲的同志已经实际上收集并研究了这几年来教育,职业教育也好,高等教育也好,存在的好多问题,当然你说很短的时间,把我们教育工作者发现的所有问题放在这个纲要里面去,那可能性不大,更何况这是一个征求意见稿,所以我觉得,第一个感想应该是给予非常高度的评价和肯定。这是我的一个感想,也是个人的。

第二、看了这个大纲以后,昨天又看了我们五部委,包括袁部长为主的国务院的新闻发布会,关于大纲的发布,为什么用了五部委呢?这实际上我感觉到,这个大纲应该是更高层次,以国务院的形式颁发,这绝对不是教育部一个部门能够使规划发展大纲顺利实施的,我们提到的好多问题,牵扯到税务部门,财务部门,政府的相关部门,不动员国家的各个机构共同促进这个大纲的发展,或者是实施这个大纲的发展根本就不可以,你教育部的力量还是很薄弱,他毕竟就教育这个本身做研究的,实际上教育规划和发展牵扯到全社会,我感觉这个大纲将来要作为我们国家提高国民素质,作为我们发展我们国家经济和社会的最基础的,最根本的手段,确实我觉得把这个大纲要提到更高的层面上去。这是我的第二个感想。

第三、看了以后,简单的有那么几个建议,第一、职业教育的问题,我是一直搞教育的,这次规划的时候,我看了一遍,细细看了一下职业教育这块,总体不错,我认为还有一个模糊的东西还需要再提,能否写进去是一个建议了。一定要把职业教育究竟是一个办学方向还是办学层次在这次规划大纲里面要搞明白,不然的话虽然很振奋,但是下来我觉得,可能具体的办学者和涉及到学校的存亡和未来的发展都还是受制约的,也就是说如果把职业教育看作是一种办学的方向,是专业的设置就不应该限制职业教育仅仅是在中等教育,初级教育、中等教育,职业教育这么一个层面上去。前几次我们教育部部长征求意见的时候我们是面对面探讨过这个事,我这个观点也是好多个搞职业教育的有同感,实际上职业教育从我们从事这么多年来,学生需要相当的基础,并不是考不上大学本科的学生才能去到职业教育学院里面去学习,职业教育实际上也不是高等教育剩下的或者是高等教育的第一个层次的教育,所以我觉得这次规划大纲在这个问题上还是要研究,如果这个问题突破了,职业教育就大发展了,其他的措施,当然大家提的好多好多个不合理的需要改进的,我想随着社会的发展,自然而然总是有办法解决的,但是这是个根本的问题。就是你把职业教育如果限定成一个层级,再说一遍初级教育完了是职业教育,职业教育完了是高等教育,那就完了,未来将限制我们国家在经济转型过程中,大批的有技术的职业工人的成长,他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中职教育,高职教育,这个要改,这个里面要研究,这是我建议的第一点。

第二点,对民办教育里面,我觉得这几年,普遍发现的一个问题,就是教育部这次在支持民办教育里面,我觉得除了清理和整顿那些不利于民办教育的歧视性政策之外,在这些制定政策的过程中,也要给民办教育创造一个宽松的环境,具体的表现在一个方面,就是对民办教育的那些称谓,名称不要过份限制,限制的我看有些非常厉害,人家自己非要叫大学,教育部是严格不行,叫大学和叫学院可能确实是有区别,我们办学教育部的管理规定中也有好多好多很严格的条款,我觉得这些问题一定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分地区,分专业,分举办者的这种能力,根据我的特点来去对人家举办者的希望和愿望给予合理的满足,我觉得这么一点点问题何必要限制的这么严呢。这几年我看在专科升本科的过程中,这是一个致以死地的条款,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小的问题,同样是给支持民办大学创造宽松条件的一个方面,我说这是非常小的一个点,包括我们吉利大学,我和李书福董事长开会的时候也探讨过,他也涉及到专升本,也好多好多,这次规划纲要,借这个机会把意见反映上去,这不影响办学的质量,也不影响举办者投资的热情,也不影响我们国家对高等教育的管理,关键是怎么研究这些问题。我的发言完了,谢谢。

[责任编辑:dylanzh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