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雪健:演员的底线不能破 别让人瞧不起这个职

李雪健:演员的底线不能破 别让人瞧不起这个职

时间:2020-01-10 12:1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主持人何东:那么,我想问你,演李培基之前,你不是轻易张嘴就来的一个人,这是你天赋里就有的,还是你越来越做人,发现这个话说出来不容易呢?不讲便宜话,这是从你小时候或者青年的时候有一种本能,还是后来不断地表演、生活经验积累而来的?

李雪健:还是积累。说天赋,我不太懂,天赋应该有,这次我拍戏有一个小孩,这个电视剧叫《有你才幸福》,演我孙子的(小孩),200多场戏,我一开始特担心,200多场戏,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我就特别紧张,因为他可能会耽误很长时间,或者戏会影响拍摄。最后,真没想到,这个孩子的戏真是让我吃惊,台词也好,戏也好,他不太懂,但是他都做到了,这也是天赋。

你要说我天赋,可能和打小儿演艺宣传队一直走过来有一些关系。但是,真正地要创作人物形象,能够自己意识到又能做出来的,这个可能还是要靠艺术,还要靠大量的积累,其实这个积累就是生活。有时候有些东西,包括刚才你说的比如《搭错车》里的回头,我觉得可能是我生活中看到的,我看到了以后,我从这个看到的受到了一些启发,我看到的不管是年轻人也好,老年人也好,男女都好,蹬三轮的,有一种处在很逆境的环境当中,我看到过。看到以后,这种东西,你要是不记住它可能也就过去了,但是你要是记住它,越琢磨越难忘,难忘到什么份儿上?有些人物有些戏肯定会要用,所以就记下来了。

主持人何东:不是拿笔,搁心里了。

李雪健:搁在心里头记下来。有时候我爱开玩笑说,什么叫好戏?好戏就是准,花活儿每个人多了去了,但是准不准?比如说我刚才说我看到一个我很难忘,要是用得不合适,这就成花活儿了;你要是用得合适,那就是准了。所以,咱们现在老说 生活中来,然后再回到生活 ,这不是说着玩儿,不是走个形势。比如我,又说到治病的时候了,每天早上很早,我到医院去放疗,放疗完在二环碰见了一对年轻的男女,女人的头在天坛医院做的开颅手术,在肿瘤医院做放疗,穷人,普通人家,每天早上都是她丈夫用三轮,她坐在三轮后面,他蹬个三轮从对面那么过来,走到立交桥的下面绕一圈回来。天暖和了,有树叶子,他在那边走,二环的路汽车在前面来回有过去的,又有过来的,两个小头,蹬着三轮就过来了,过来走到跟前,女的坐一个小马札在三轮上。到了医院,好些病人不让她排队,都让她先看,后头有点好的东西、营养的,都悄悄地送给她了,特别是到冬天,骑不了车了,骑不了小三轮了,就搀扶着过来,后面照样是车,飘着雪花,路很滑,搀扶着进来到医院。

这些东西死死地在脑子里,难忘,我没法用语言能够表达清楚是什么东西让我难忘,但是我就是觉得这个东西来自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用在艺术上。我在《搭错车》中跟高希希导演说,就用上了。他的那个老伴儿,别人都瞧不起他,好不容易找一个老伴,卖包子的,最后还重病得了癌,就到医院治,老伴为了省钱又不愿意老在医院里待着,没招了,还是要出来,正好赶上下大雪,拉着三轮,捡破烂的一个三轮拉着出来,包括他对女儿。有些东西,你说的这些,我记不太清,都是自然的流露,也可能是设计的,但是绝对不能留有一点的设计痕迹。夫妻是这样的,女儿也是,他哑巴,他说不了话,他多么希望他的女儿能够唱歌,他心中的遗憾,让他这个养女来弥补他心中的遗憾,他得到一种满足,这种对女儿的情感随时随地融在生活里面。所以,有时候你要是能够带着观众忘掉是在看戏,看完了这是戏,这又不是一个戏。

主持人何东:你原来跟我说过一个事儿,你从山东家里迁到贵州,火车上把衣服往座位底下一搁就来一觉,这种体验对演这种电影有没有影响?你想,坐着,坐着,屁儿,气是往下走的。雪健说把这衣服往那一搁,往底下一躺。

李雪健 :幸福!能睡着啊,真睡着,睡得香啊,特别香,特别幸福!幸福也分看什么阶段。睡着以后,把衣服拿出来下车。没吃的,吃一口野菜也幸福;吃饱了,你给什么,现在好些又怕得这病,又怕得那病,过得很累。

主持人何东: 我看过很多演员,我觉得原来比李雪健还棒呢,后来不行了,福报有的时候你不好好干,上面会把它抓走,你怎么蹦出来的?

李雪健:这个我还真没有太多地想过,起码我有时候, 别老弄成这样让人家瞧不起这个行当! 但是我没有能力(去改变整个),但是我有能力做到自我, 我尽量,我不给这个职业加污点,这也是一种责任。 就是说,有时候不管是表演也好,不管是一种什么戏传达一种什么价值,不可能不传达的,再破的戏里也会有些东西传达观众,可能你没想传达的都传达出来了。我觉得 是和非、对和错、好和坏、真善美和假恶丑这个底线是都不能破的,大伙儿都得来维护。 有时候可能咱们这个岁数会想到有些东西,你给它说破了可能会遭人(骂),因为网络也很厉害。怎么说呢?因为咱们年纪可以讨论点这种事儿,市场化了,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文化艺术具有意识形态这个功能,你不能完全钻到钱眼儿里,它和别的不太一样,还是有一些意识形态这个东西的。

更多实录

>>>实录1 李雪健:我想留下几个角色不愿作品成为过眼云烟

>>>实录2 李雪健:演员的底线不能破 别让人瞧不起这个职业

>>>实录3 李雪健谈史铁生:他的清高令人尊敬

>>>实录4 李雪健:与第五代合作是荣幸 病重期间田壮壮鼓励我

>>>实录5 李雪健:我是男人得养家但没有能力挣大钱

>>>实录6 李雪健:生活与戏不同 坏人只能演不能做

>>>实录7 何东访后访:李雪健已由朴素变得厚重